轉轉網頁版_母親

發布時間:2019年12月16日 來源:趕集網 關鍵詞:轉轉網頁版

不知道母親像什麽,大樹?小船?清水?或者什麽呢……印象中的母親一直像太陽邊瑰麗的光芒,久久的輝煌著,至于像輝煌的什麽,冥想了許久也不曾知曉。而父親更像是一根擎天的柱子,苦撐著一個叫做“家”的天地。

  母親給予轉轉網頁版們生命的體驗,我們感激;母親使我們茁壯成長,我們感激;母親給予我們的教育和開導,使我們獲取知識和力量,我們感激;在我們的生命裏,總會有困難和曲折,是母親給予我們關懷和幫助,我們更應感激。

  說實話,我的母親教給我的最重要的是待事的好脾氣。我的大娘是一個比較自私的人,而且好像還跟我的母親天生不和似的,一點小事就對我母親大呼小叫,只有有事要我們幫忙時才會給我們個“甜棗吃”。記得胡適先生曾經說過“世間最可惡的是莫如一張生氣的臉,世界上最下流的事莫如把一張生氣的臉擺給別人看。這筆打罵更難受。”記得那時在大年初一,母親到大娘家拜年,想借大年初一這個喜慶的日子,來緩解一下我們兩家的矛盾,以爲大娘在這個喜慶的日子會不提不開心的事,可是事事不盡人願,沒提是沒提,可是那也不給母親好臉色看一只擺這個生氣的臉。雖然我母親有心髒病,但母親卻一直保持著一個笑臉。想著用笑臉去掩蓋這一切。可身爲他的兒子,我可以很容易的看出她是多磨的傷心啊!

  海有多深,山有多高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母親臉上的皺紋非海之深可比,母親身後的背影非山之高可比!

  有一次,我生了病,非常難受,媽媽看到了,急忙開車帶我去醫院。在路上,我感到非常冷,媽媽便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,套在我身上。我說:“你把衣服給我了,那你不冷嗎?”媽媽笑了笑,說:“那有什麽啊,媽媽是大人了,抵抗力要比你強得多。把拉鏈拉上,還冷就告訴我。”我低下頭,深切地體會到了母愛的溫暖。到醫院之後,媽媽緊緊抱著我。不經意之間,我碰到了媽媽的手,天哪,這麽涼,幾乎要凍僵了!我對媽媽說:“媽媽,你要是冷的話,還是穿上衣服吧!我穿得挺厚的。”可媽媽卻沒有說話,默默地幫我把衣服的領子整好,重新把我抱緊。我不再說話,也抱緊媽媽,希望也能用我的溫度,溫暖她。

  母愛的偉大,是人生當中愛的升華,讓我們永生難忘。在這裏,我要說,大聲地說:“媽媽,我愛您!”

父親的手,即使是在教育孩子,也會給孩子以溫暖。
——題記

  自從有了記憶,我對父親一直有一種天生的畏懼感。老實說,父親並不高大,一米七的個子,微微挺起的肚子,以及一副金絲邊眼鏡,怎麽看怎麽像個知識分子,理應是溫文儒雅的。但在我的心中,他像土匪一樣一身匪氣。

  尤其是他那雙手,厚且大,指頭極粗,張開五指,便像一塊磚一樣厚重。當他那磚似的手掌像我揮來,我頓時像孫猴子一樣,壓在“五指山”下再無翻身的機會。那威力十分驚人。

  我與父親的手親密接觸過許多次,但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是那兩次。

  上小學時,我的字寫的很難看,父親就手把手地教我。父親握住我的手,我的手握住筆,然後父親就帶動我的手在練習本上一筆一畫地寫。但我十分的不情願,身子擺過來擺過去試圖從父親的手中掙脫出來,但父親用手緊緊地按住了我,迫使我不得亂動只能在那隨著父親的手動著。過了一會兒,我又開始鬧騰,但由于不能從父親手中掙脫,我就張口咬了父親的手,這一舉動徹底惹怒了父親,父親隨手給了我一巴掌,我不爭氣的哭了,因爲太疼了!

  從那時起,我對父親的畏懼程度一天天加劇,心中也産生了一絲怨恨。但由于父親的施虐,我卻絲毫不敢反抗。

  終于,我在一次考試中作弊,老師把父親請了來,當父親聽完老師的訓斥後,父親又揚起了他的手。我心想,若他揮下,我一定要反抗,畢竟我這樣做就是爲了讓他難堪,誰叫他讓母親天天以淚洗臉。父親的手終究落了下來,但這次力度不大,只是輕輕地撫摸了我的頭。他的眼神複雜,包含了太多我讀不懂的情感。

  我愕然了,我從沒想到父親會有這樣的舉動,我曾一次又一次的想過,當我抓住父親揮向我的手時,我會大聲和他理論,把一切的錯誤歸在他身上。但我沒想到父親只是輕撫了我的頭,並留給我一個複雜的眼神。

  看著父親在那不停地向老師彎腰抱歉,請求老師對我的寬恕,不知爲何,我的眼眶有些濕潤。

  回想起生活中的一個又一個片段,想到每天爲我准備早餐的那雙手,想到幫我塗藥的那雙手,想到撫摸我的那雙手。我才頓悟,原來一直在我身邊保護我,支持轉轉網頁版的是——父親的手。

  手雖小,情之深!


不知道母親像什麽,大樹?小船?清水?或者什麽呢……印象中的母親一直像太陽邊瑰麗的光芒,久久的輝煌著,至于像輝煌的什麽,冥想了許久也不曾知曉。而父親更像是一根擎天的柱子,苦撐著一個叫做“家”的天地。

  母親給予轉轉網頁版們生命的體驗,我們感激;母親使我們茁壯成長,我們感激;母親給予我們的教育和開導,使我們獲取知識和力量,我們感激;在我們的生命裏,總會有困難和曲折,是母親給予我們關懷和幫助,我們更應感激。

  說實話,我的母親教給我的最重要的是待事的好脾氣。我的大娘是一個比較自私的人,而且好像還跟我的母親天生不和似的,一點小事就對我母親大呼小叫,只有有事要我們幫忙時才會給我們個“甜棗吃”。記得胡適先生曾經說過“世間最可惡的是莫如一張生氣的臉,世界上最下流的事莫如把一張生氣的臉擺給別人看。這筆打罵更難受。”記得那時在大年初一,母親到大娘家拜年,想借大年初一這個喜慶的日子,來緩解一下我們兩家的矛盾,以爲大娘在這個喜慶的日子會不提不開心的事,可是事事不盡人願,沒提是沒提,可是那也不給母親好臉色看一只擺這個生氣的臉。雖然我母親有心髒病,但母親卻一直保持著一個笑臉。想著用笑臉去掩蓋這一切。可身爲他的兒子,我可以很容易的看出她是多磨的傷心啊!

  海有多深,山有多高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母親臉上的皺紋非海之深可比,母親身後的背影非山之高可比!

  有一次,我生了病,非常難受,媽媽看到了,急忙開車帶我去醫院。在路上,我感到非常冷,媽媽便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,套在我身上。我說:“你把衣服給我了,那你不冷嗎?”媽媽笑了笑,說:“那有什麽啊,媽媽是大人了,抵抗力要比你強得多。把拉鏈拉上,還冷就告訴我。”我低下頭,深切地體會到了母愛的溫暖。到醫院之後,媽媽緊緊抱著我。不經意之間,我碰到了媽媽的手,天哪,這麽涼,幾乎要凍僵了!我對媽媽說:“媽媽,你要是冷的話,還是穿上衣服吧!我穿得挺厚的。”可媽媽卻沒有說話,默默地幫我把衣服的領子整好,重新把我抱緊。我不再說話,也抱緊媽媽,希望也能用我的溫度,溫暖她。

  母愛的偉大,是人生當中愛的升華,讓我們永生難忘。在這裏,我要說,大聲地說:“媽媽,我愛您!”

父親的手,即使是在教育孩子,也會給孩子以溫暖。
——題記

  自從有了記憶,我對父親一直有一種天生的畏懼感。老實說,父親並不高大,一米七的個子,微微挺起的肚子,以及一副金絲邊眼鏡,怎麽看怎麽像個知識分子,理應是溫文儒雅的。但在我的心中,他像土匪一樣一身匪氣。

  尤其是他那雙手,厚且大,指頭極粗,張開五指,便像一塊磚一樣厚重。當他那磚似的手掌像我揮來,我頓時像孫猴子一樣,壓在“五指山”下再無翻身的機會。那威力十分驚人。

  我與父親的手親密接觸過許多次,但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是那兩次。

  上小學時,我的字寫的很難看,父親就手把手地教我。父親握住我的手,我的手握住筆,然後父親就帶動我的手在練習本上一筆一畫地寫。但我十分的不情願,身子擺過來擺過去試圖從父親的手中掙脫出來,但父親用手緊緊地按住了我,迫使我不得亂動只能在那隨著父親的手動著。過了一會兒,我又開始鬧騰,但由于不能從父親手中掙脫,我就張口咬了父親的手,這一舉動徹底惹怒了父親,父親隨手給了我一巴掌,我不爭氣的哭了,因爲太疼了!

  從那時起,我對父親的畏懼程度一天天加劇,心中也産生了一絲怨恨。但由于父親的施虐,我卻絲毫不敢反抗。

  終于,我在一次考試中作弊,老師把父親請了來,當父親聽完老師的訓斥後,父親又揚起了他的手。我心想,若他揮下,我一定要反抗,畢竟我這樣做就是爲了讓他難堪,誰叫他讓母親天天以淚洗臉。父親的手終究落了下來,但這次力度不大,只是輕輕地撫摸了我的頭。他的眼神複雜,包含了太多我讀不懂的情感。

  我愕然了,我從沒想到父親會有這樣的舉動,我曾一次又一次的想過,當我抓住父親揮向我的手時,我會大聲和他理論,把一切的錯誤歸在他身上。但我沒想到父親只是輕撫了我的頭,並留給我一個複雜的眼神。

  看著父親在那不停地向老師彎腰抱歉,請求老師對我的寬恕,不知爲何,我的眼眶有些濕潤。

  回想起生活中的一個又一個片段,想到每天爲我准備早餐的那雙手,想到幫我塗藥的那雙手,想到撫摸我的那雙手。我才頓悟,原來一直在我身邊保護我,支持轉轉網頁版的是——父親的手。

  手雖小,情之深!


不知道母親像什麽,大樹?小船?清水?或者什麽呢……印象中的母親一直像太陽邊瑰麗的光芒,久久的輝煌著,至于像輝煌的什麽,冥想了許久也不曾知曉。而父親更像是一根擎天的柱子,苦撐著一個叫做“家”的天地。

  母親給予轉轉網頁版們生命的體驗,我們感激;母親使我們茁壯成長,我們感激;母親給予我們的教育和開導,使我們獲取知識和力量,我們感激;在我們的生命裏,總會有困難和曲折,是母親給予我們關懷和幫助,我們更應感激。

  說實話,我的母親教給我的最重要的是待事的好脾氣。我的大娘是一個比較自私的人,而且好像還跟我的母親天生不和似的,一點小事就對我母親大呼小叫,只有有事要我們幫忙時才會給我們個“甜棗吃”。記得胡適先生曾經說過“世間最可惡的是莫如一張生氣的臉,世界上最下流的事莫如把一張生氣的臉擺給別人看。這筆打罵更難受。”記得那時在大年初一,母親到大娘家拜年,想借大年初一這個喜慶的日子,來緩解一下我們兩家的矛盾,以爲大娘在這個喜慶的日子會不提不開心的事,可是事事不盡人願,沒提是沒提,可是那也不給母親好臉色看一只擺這個生氣的臉。雖然我母親有心髒病,但母親卻一直保持著一個笑臉。想著用笑臉去掩蓋這一切。可身爲他的兒子,我可以很容易的看出她是多磨的傷心啊!

  海有多深,山有多高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母親臉上的皺紋非海之深可比,母親身後的背影非山之高可比!

  有一次,我生了病,非常難受,媽媽看到了,急忙開車帶我去醫院。在路上,我感到非常冷,媽媽便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,套在我身上。我說:“你把衣服給我了,那你不冷嗎?”媽媽笑了笑,說:“那有什麽啊,媽媽是大人了,抵抗力要比你強得多。把拉鏈拉上,還冷就告訴我。”我低下頭,深切地體會到了母愛的溫暖。到醫院之後,媽媽緊緊抱著我。不經意之間,我碰到了媽媽的手,天哪,這麽涼,幾乎要凍僵了!我對媽媽說:“媽媽,你要是冷的話,還是穿上衣服吧!我穿得挺厚的。”可媽媽卻沒有說話,默默地幫我把衣服的領子整好,重新把我抱緊。我不再說話,也抱緊媽媽,希望也能用我的溫度,溫暖她。

  母愛的偉大,是人生當中愛的升華,讓我們永生難忘。在這裏,我要說,大聲地說:“媽媽,我愛您!”

父親的手,即使是在教育孩子,也會給孩子以溫暖。
——題記

  自從有了記憶,我對父親一直有一種天生的畏懼感。老實說,父親並不高大,一米七的個子,微微挺起的肚子,以及一副金絲邊眼鏡,怎麽看怎麽像個知識分子,理應是溫文儒雅的。但在我的心中,他像土匪一樣一身匪氣。

  尤其是他那雙手,厚且大,指頭極粗,張開五指,便像一塊磚一樣厚重。當他那磚似的手掌像我揮來,我頓時像孫猴子一樣,壓在“五指山”下再無翻身的機會。那威力十分驚人。

  我與父親的手親密接觸過許多次,但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是那兩次。

  上小學時,我的字寫的很難看,父親就手把手地教我。父親握住我的手,我的手握住筆,然後父親就帶動我的手在練習本上一筆一畫地寫。但我十分的不情願,身子擺過來擺過去試圖從父親的手中掙脫出來,但父親用手緊緊地按住了我,迫使我不得亂動只能在那隨著父親的手動著。過了一會兒,我又開始鬧騰,但由于不能從父親手中掙脫,我就張口咬了父親的手,這一舉動徹底惹怒了父親,父親隨手給了我一巴掌,我不爭氣的哭了,因爲太疼了!

  從那時起,我對父親的畏懼程度一天天加劇,心中也産生了一絲怨恨。但由于父親的施虐,我卻絲毫不敢反抗。

  終于,我在一次考試中作弊,老師把父親請了來,當父親聽完老師的訓斥後,父親又揚起了他的手。我心想,若他揮下,我一定要反抗,畢竟我這樣做就是爲了讓他難堪,誰叫他讓母親天天以淚洗臉。父親的手終究落了下來,但這次力度不大,只是輕輕地撫摸了我的頭。他的眼神複雜,包含了太多我讀不懂的情感。

  我愕然了,我從沒想到父親會有這樣的舉動,我曾一次又一次的想過,當我抓住父親揮向我的手時,我會大聲和他理論,把一切的錯誤歸在他身上。但我沒想到父親只是輕撫了我的頭,並留給我一個複雜的眼神。

  看著父親在那不停地向老師彎腰抱歉,請求老師對我的寬恕,不知爲何,我的眼眶有些濕潤。

  回想起生活中的一個又一個片段,想到每天爲我准備早餐的那雙手,想到幫我塗藥的那雙手,想到撫摸我的那雙手。我才頓悟,原來一直在我身邊保護我,支持轉轉網頁版的是——父親的手。

  手雖小,情之深!


猜你喜歡